时尚休闲娱乐

疫情下时尚杂志行业的复工路坎坷

发布时间: 2020-03-02点击量:

  原本现在应该忙的不可开交的NINA也表示,“如今我只能每天在家看看国外的时装周,做做功课,除了这点事之外,就只能等消息了,工资都不知道还会不会发。”除了明星无法参与拍摄之外,时尚杂志受到的影响还尤其体现在纸质刊物的出版上。某日本时尚杂志的中文版最近就面临着杂志制作上的困境。“杂志内页的小模特们的拍摄现在都是暂停的,除此之外,这个月我们出刊也会晚一些,”该杂志的工作人员向网娱君透露,“以前都是15号左右能够给到印刷厂,但最近由于很多印刷厂停工,最新一期可能会推迟。”

 

  在接受网娱君采访时,曾经在某杂志工作,现如今进入明星造型工作室的NINA此时还躺在位于上海的家中。像这个行业里的很多人一样,按照国家规定的复工日期回来的她,直到今天都还没接到什么工作。NINA告诉网娱君:“一般来说,从艺人拍摄,到杂志封面露出,时间大多不会超过一个月。”

 

 

 

  其他杂志的三月刊封面也于近日陆续官宣。比如,刘诗诗的复工首封,编着金属辫登上了《时尚芭莎》;Angelababy时隔两年,以精灵造型再登《时尚Cosmo》封面;王一博在《时装男士》三月封面上首度以长发造型亮相;李宇春则与插画师一起,贡献了《VOGUE》中国版的开季封。对于时尚杂志来说,每期每刊,封面和内页拍谁,几乎是除了选择广告主之外,最重要的决定。

 

  据她描述,该杂志在年前拍完了二月份的封面人物后,年后杂志在封面拍摄上一直处于停工的状态。“艺人现在都处于停拍状态,今年三月刊怕是来不及准备了,整体影响还是挺大的,甚至我们杂志三月份可能要暂时停刊,现在只能看四月,目前也还没有什么替代方案。”但也并不是所有时尚杂志都面临着相同的命运。就在几天前,《时尚芭莎》电子刊推出了任嘉伦情人节封面;黄景瑜登上《时尚健康》的情人节刊纸质版;戚薇李承铉情侣合体登上《Instyle优家画报》情人节主题刊。在NINA看来,此时能够有存货的时尚杂志都非常的幸运。

 

  随着全国各地缓慢的复工进程,一些杂志也开始试着恢复工作。比如两天前,微博博主 突发翻车地带就曾透露,《NYLON》将于近日开拍三月刊的封面,艺人为马思纯。除此之外,也有超模开工将拍摄《INSTYLE》的3月刊内页。相比于需要大量人群聚集开工的剧集、综艺拍摄现场,时尚杂志的拍摄相对而言风险也会小一些,但为了安全起见,网娱君还是建议,在防控疫情的关键时期,不如转换思路,选择一些更有创意或者别出心裁的拍摄内容。

 

  物流也是一大问题。今年的物流行业已经比往年延迟复工,整个湖北省及浙江等部分重疫区,物流仍处于停滞状态。

  除此之外,NINA原定于今年3月进行的两个时装周的活动也取消了,在她看来,当下时尚行业的拍摄要想复工并不容易,除了艺人本身因疫情原因隔离在家之外,PR、摄影师,摄影棚甚至于灯光师等辅助拍摄的团队,复工时间都还处于不确定的状态。而不管是拍摄封面还是杂志的内页广告,明星艺人、品牌,以及广告主等方方面面,都需要工作人员多次面对面接触和沟通,才能生产出足具创意的内容。这就很容易导致现阶段无论是甲方还是乙方,都很难了解并满足彼此的需求。

 

  2月17日,易烊千玺再次登上《智族GQ》三月开季刊封面。当日12时32分,杂志限量三万发售,几分钟后,售罄下架。三年三登,此前两次一则为《智族GQ》最年轻艺人封面,另一则为GQ的十周年的主封。一天后,王源登上《时装L'OFFICIEL》三月开季封面和内页,同样预售三万册,上线秒空。

  半个月前肖战的《人物》杂志封面就曾在发售后发布通知表示,“2月刊因本期发货量大,可能需要20天才能陆续发完。此前受肺炎疫情影响,杂志印刷厂和包装厂无法正常开工,导致发货时间一再延迟,给各位读者和粉丝造成的不便还请谅解。”而近两日预售的易烊千玺与王源的杂志封面,也均要在3月中下旬至4月初才能够发货。不过,乌云之下,也有时尚杂志抓住了这次机会,把近期宣传焦点转向了公益事业。

  按照这个时间推算,当下发布的二月刊及三月刊,基本都是各大杂志年前的存货,艺人李诞也对这一推测进行了证实,他在转发的《Vogue Me》二月刊封面时直接表示,“年前拍的”。为了让艺人封面能够发挥更大的商业价值,降低疫情带来的损失,NINA最大的感受就是,现在很多会将年前拍的大咖艺人封面延期上线。“我不是特别了解杂志的安排,但我年前跟拍的一个一线女艺人的封面就延期了,现在也还没官宣。”她说道。

  就像《YOHO!GIRL》今年的情人节特刊,与LINEFRIENDS联名的CHOCO封面,其实也不错。就目前的状况来看,相比于其他行业的寒冷,能靠存货扛过三月份的时尚杂志,整体受到的波及还在可承受范围内。但如果熬到Q2还不能真正线下复工的话,会不会出现实体封面开天窗的情况,就很难说了。

 

 

  以2019年的实体杂志销售额排名前10为例,吴宣仪《时装L'OFFICIEL》以单价20元,26.1万册的销量斩获522万元销售额;易烊千玺《人物》、《嘉人》、《kinfolk》三本杂志的总销售额超过768万元;朱一龙的《DRIFT》尽管单价100元,也依然卖出4万册的销量。然而在疫情影响下,随着艺人停拍,工厂停工,时尚杂志的正常运行也难免受到波及。时尚杂志A的艺人统筹晓晓最近就深切地感受到了这种市场影响。“我现在还是云办公的状态,估计最早要下周复工,有的同事隔离14天就已经去上班了,但是现在也没有什么工作。”

拨打电话 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