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尚休闲娱乐

林楚方:张艺谋是中国“最投机的人”?

发布时间: 2020-09-04点击量:

  为奥运开幕式“假唱”正名

  提起奥运会开幕式,则是“张艺谋批评史”的另一高潮,“人海战术好吗?阿里郎比张艺谋做得更好!”

  尤其是“假唱”和“大脚印”风波,让奥运时的“张艺谋批评”和之前的“张艺谋批评”在精神上接轨:向权力低头。

  问:还是很想知道,当年的“假唱”还有“大脚印风波”究竟怎么回事?你觉得是吹毛求疵?

  张:去年政协会上,有委员问我,我如实讲了,关于小孩子唱歌,我说我问过转播公司(NBC,美国国家广播公司),你们喜欢哪个?他们说喜欢这个(林妙可),我说另一个女孩唱得非常好,(林妙可表演,另一个女孩发声)会不会被说假唱? NBC那些人,包括总裁,都说没问题,因为你们不是演出,也不是职业歌手,就是一个情境表演,就像我们小孩子上来唱歌跳舞一样,我问过以后就这样处理了。

  事情发生后,不是西方媒体,而是国内媒体最先将“假唱”报出来,第二天国外媒体开始转载。外国人都没搞清楚哪儿跟哪儿,就跟着批。我特别难过,后来中央领专门跟我谈,说得比较含蓄,说艺谋呀,有些技术性的内部的事情,就不要对外讲了。

  所以,我在政协会上把这个事说了,实际是含蓄批评自己的媒体,结果第二天有媒体就把我的发言变成,张艺谋开口承认假唱,还大标题,让人哭笑不得,哪儿跟哪儿啊?人家领还告诉我闭嘴,我怎么解释呢?人家肯定奇怪,跟你说过呀,怎么隔一年又说了?弄得人哭笑不得。

  问:反正中国以后很久都不会办奥运了。

  张:别说就完了。无论这事怎么有理,怎么无理,都过去了。只是可惜,无数人付出的劳动可能因为导演做了个决定就被歪曲,其实领导也不知道,就是导演做的决定。

  问:听说转播开始你怒了?

  张:开幕式结束后,心情非常沮丧,就是因为转播。还在击缶的时候,陈其钢(开幕式音乐设计师)就急着告诉我,你赶紧干涉下,转播太差了!我说怎么差了?他说声音太大,没音乐,镜头切换的问题也说了一大堆。我当时都懵了,我当然知道现场只有几万人看,几亿人看的是转播,转播不好就毁于一旦。我说怎么办?陈其钢说你赶紧到转播室去,不能这样(转)!可我哪能离开?再说转播室在哪儿都不知道。当时觉得完了,我以前还说过,奥运史上,在我手里还转播不好就没办法了,因为我是电影导演,国际上也接受我是镜头导演。我做了大量工作,就是想转播好,我以为胸有成竹,但实际上不受我控制。

  结束后我一个人回家,第一感受是完了,明天肯定一片骂声,我们开玩笑说,导演以后要流亡海外了。回去后有点不放心,上网看,发现大部分是肯定的,我怀疑是批评被屏蔽了,还是觉得完了。第二天看外国的评论,都说好,还有些有头有脸的,也说好。慢慢过两三天才转过来。

  问:美国那边的转播非常好,很多人又重新看了一遍。

  张:我其实很感谢他们。国内的转播,我至今都没看,不敢看。

  年轻人就是从来不服

  问:前些天冯小刚导演讲过“中国没有大师”,然后张伟平说,有没有大师不是他说了算,你没有回应?

  张:我从来不参加这样的讨论。

  问:百年之后你的墓志铭上会留下什么?

  张:都不想这个了。

  问:想拍到什么时候?

  张:不知道。遇到两点就要停,第一你(身体)不行了,第二没人看你电影了,那就意味着没投资,任何一点发生,想不停都不可能。

  其实我是喜欢拍摄这个工作,我很少有特别喜好,我不会打高尔夫,也不会打牌,所以工作是带给我乐趣最多的。还有,我同代人很多都是退休工人,里面没有才华出众的?肯定有,是命运给我一个转机,让我做到今天,我不愿浪费时间。

  问:有个问题可能尴尬,你们取代上一代用了很短时间,但这么多年,大家却只能看你们这些人的电影,好事吗?

  张:为什么这样?我哪知道啊!但要放长一点时间,一定会出很有才华的,你说现在(我们)还没有面对真正的挑战?不一定。你要问年轻导演,没人服我们,人家可能说,你们早就明日黄花了,早就垃圾了,肯定是这种说法!不要说第六代、第七代导演,现在电影学院一年级学生你拿出来问,张艺谋算个屁啊?早就过去了。这就是电影学院的情况,从来不服,我们当时也是这样,太不服了。年轻人就是这样。

  问:年轻导演的作品你看得多吗?

  张:我看过。

  问:《疯狂的石头》?

  张:是,我觉得宁浩挺不错,有他自己的风格。中国一定会有非常好的导演取代我们的,这么大一个国家。

  无论多少批评,多重名号,张艺谋只是拍,对张艺谋来说,这可能是一种宿命。几天前,张艺谋接受《凤凰非常道》采访时说了这么一段话:

拨打电话 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