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尚休闲娱乐

巴塞罗那游记:梦回大唐长安 哥伦布幸亏没到中

发布时间: 2020-02-25点击量:

夜晚的圣家堂

德拉克罗瓦《哥伦布荣归》(1839),现藏美国托莱多美术馆,想象描绘了当时场面

  结束了圣塞瓦斯蒂安之旅(见前文:随巴萨梅西看小城:西班牙房价pk北上广 拿破仑溃疡),笔者一行前往巴塞罗那,现场感受国家德比。也许是前几天圣塞阴雨天的反衬作用,一出火车站,第一感就是:巴塞罗那这天儿,太蓝了!对一个习惯了中国北方冬季雾霾天的人来说,这是种让人精神一振、继而沉醉其中的蓝,套用老舍80多年前写济南冬天的词儿:那么蓝汪汪的,整个的是块空灵的蓝水晶……

  1937年西班牙内战期间,希特勒支持佛朗哥,纳粹德国空军夷平了格尔尼卡镇,毕大师怒了,六个星期就画成这幅《格尔尼卡》,破碎的肢体、抱孩子呼号的女人、牛头马面,铁蹄践踏……你也一定看懂了。

  老城区则保留着历史的原貌。被圣家堂抢走风头的巴塞罗那主教座堂,其实是更为久远的中世纪作品,旁边的国王广场,下面则挖出了古罗马的城市遗迹(公元前200年左右的西班牙地区,是罗马共和国的行省)。

基座浮雕:哥伦布回国觐见女王,身后是掳来的印第安奴隶

我指着大海的方向

  穿行在老城哥特区的街巷中,身边游人如织。这里曾是1930年代西班牙内战的战场之一,苏联组织了国际纵队,帮着共和国政府和德意法西斯撑腰的佛朗哥干仗。奥威尔在《致敬加泰罗尼亚》中描写:“1936年12月的巴塞罗那,到处可见屋顶飘扬的红旗”。

毒品贩子眼中,生活不是梦幻仙境

  在佛朗哥统治期间,马德里政权对加泰罗尼亚的打压达到顶峰,禁锢当地文化,禁止说加泰罗尼亚语,巴塞罗那队也深受其害。如今加泰闹独立,既有经济自主的意愿,更有历史积淀的对立情绪,巴塞罗那街头,到处挂的是红黄色加泰区旗,甚至还有警察局挂西班牙国旗、街对面民宅挂区旗顶牛的有趣景观。

警察来了,兄弟们扯呼

延安时期的白求恩,在延河中快乐戏水(著名摄影家沙飞摄)

艺术谋生,C罗画的挺像

被纳粹空军炸毁的格尔尼卡镇(网络照片)

抗战时期卡帕的名作:中国守卫者

如今的蒂内尔厅

画像中长这样(网络照片)

  雕像左手拿着的那本书,是《马可波罗游记》,哥伦布梦想中的目的地,是传说中遍布黄金、香料和珠宝的印度、中国与日本……课本上将哥伦布描绘为伟大的开拓者,那是西方殖民者视角,对美洲土著印第安人来说,他是骗子、掠夺者和灾难。四次航行中,哥伦布在瓜德鲁普岛血洗过印第安村庄,掳走当地少女上船以供淫乐,还劫掠数百名土著回国充当奴隶(一半死于途中),而他如此“开拓”的目的地之一,本还包括马可波罗记载的那个国度:中国(大元)。

抗战时期卡帕的名作:中国守卫者

大唐长安的坊(网络图片)

你问我要去向何方

诺曼底登陆,这张《D Day》太经典了,卡帕拍摄,他随美国大兵冲上了屠场般的奥马哈海滩

艺术谋生,C罗画的挺像

西班牙内战时期,在马德里的白求恩和他的流动救护站(网络照片)

内战期间的巴塞罗那老城街巷

  比赛期间,场外街道更发生了纵火、爆炸和斗殴事件……这样的氛围,给国家德比增添了不和谐的因素,我们说,体育应该远离政治,但现实情况是,体育真的很难远离政治。

这天儿太蓝了

兰布拉大道,2017年巴塞罗那货车撞人恐袭案发生地

有历史的台阶

  走进不起眼的深巷,你或许还能偶遇毒品贩子,大麻、致幻剂等各类毒品一字摆开,给钱就带你去“迪士尼幻境”;在巴塞罗那,据说小偷出没,治安状况令人警惕,小伙伴们在讲述着某中国同行被人勒住脖子、抢走10万元摄影器材的街头遭遇……

  但那时候的白大夫可能还不成熟,酗酒、好色、臭脾气、不守纪律、挥霍组织资金……最终因与一位瑞典女记者卡莎有染,怀疑为间谍,被纵队驱逐回了加拿大。后来,困苦失业的白大夫,听说中国在抗战,他毅然来到延安,在革命圣地的熏陶下,终于成为了“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……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”。

古阿拉贡王宫的台阶,女王在此迎接远航归来的哥伦布

  回到王宫,这里的蒂内尔厅,如今是文物展馆,当年是伊莎贝拉女王(携丈夫)与哥伦布面谈的原址。说到这位女王,有两个“最”,最会投资,给了哥伦布三条船几百号人,结果开创了西班牙的海外殖民时代;最会嫁人(女),她把自己嫁给邻国阿拉贡国王费迪南,天主教双王联手赶走阿拉伯人,西班牙走向大一统;她把大女儿嫁给葡萄牙国王,把二女儿嫁给奥地利皇子,生下的儿子继承了神圣罗马帝国皇位,跻身哈布斯堡王朝圈;小女儿嫁给英国国王亨利八世,生下了后来的英女王“血腥玛丽”……这是真正的“成功女性”,会投资,西班牙多了美洲这一大块殖民地,一跃成为世界性超级大国;会嫁人,与丈夫强强联手做大做强;会嫁女,大半个欧洲,都成了她家后代的地盘。

基座浮雕:哥伦布回国觐见女王,身后是掳来的印第安奴隶

这天儿太蓝了

  看到这类网格化城市布局,你会不会想到大唐的长安城?一个个方形的“坊”,是构成李唐王朝天下名都的拼图。稍有不同的是,巴塞罗那的网格街区不是四方形,而是削掉四个角的八边形,这样做,加大了车流在路口转弯时的流畅度。塞尔达的年代只有马车,汽车还未发明,也没有堵车一说,你不得不钦佩这位规划大师对城市未来的预见性眼光。

网格化街区(网络图片)

地下埋藏有古罗马城市旧址,这是两千年前的酒池

国家德比当晚在街上拍到的的骚乱和纵火,现实很残酷

大唐长安的坊(网络图片)

厅内保留的中世纪穹顶及壁画

  对中国的巴萨球迷来说,这里有诺坎普,有梅西,有红与蓝的情结。这里就是他们的圣城麦加,他们的耶路撒冷,是一定要来朝圣的“应许之地”。

如今的蒂内尔厅

海边的巴塞罗那

  据传后来在巴黎,毕加索遭纳粹盘查,盖世太保指着这幅画的照片问他:“这是你画的?”,老毕说出了一句牛B闪闪的回答:“不,是你们画的!”(你们丫干的好事,我只是画下来!)什么是牛人?老毕就是个牛人!

拨打电话 分类